七月回香港書展參加活動,八日七夜行程幾乎離不開港島區,一個人走在路上,眼睛好奇且貪心地「看著」這個熱鬧城市,從觀察中欣賞每幢高樓大廈的精緻稜角,並為它們拍照;中環高級大型商場的冷氣一如以往強勁,男男女女都穿得驕傲和漂亮;灣仔地鐵站外的斑馬線,香港人擦著彼此影子如常急速地流逝;舊式茶餐廳的「是日午餐」仍然展現著人情味道的手寫字體……

整個城市的龍蛇混雜與貧富懸殊是奇特的,因而能夠包容更多的曖昧,或者灰色地帶,當中蘊含著的味道,可能就像香港詩人也斯寫的《亞洲的滋味》,當然我想念香港的滋味並不止於食物。也斯,既是詩人,也是文學家、藝術家,他對香港文化的影響甚深,其作品不論詩、散文或小說,都是在保留我城的文化與各種複雜情感形象,所以他寫電車、碼頭、街道、盆菜等風景人物,以詩融入於我們生活狀態。台北沒有叮叮車,所以我便從銅鑼灣坐叮叮車到灣仔、到中環,每個停站都生出一些靈感,看著蜂擁人影在馬路上擦身而過,我用手機把那種疲累的急速定格,以定格讓他們休息。原本彩色的照片轉換成黑白,後來我寫成了詩:「一步馬路就裂開/一步人群就驅離/一步微塵就踏死/一步就是一殺生/不是我忘掉你/就是我無法忘掉你/所以/每一步都充滿著意志」。

下次再見,我深愛的香港。

文/陸穎魚(詩生活店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