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都是虛構的,不行嗎?

不告別的話,我們是無法再重遇的。

努力生活,但不盡傾心

曾有段日子,傷心與疲倦幾乎霸佔所有日常時間,只能依靠充滿雜質的能量存在(或活著),瀕臨無光之時,便在無眠的深夜寫詩,等待翠綠春天,因相信那裡會有著新鮮的希望,輕鬆的月亮。

那個女孩這個男孩

那個女孩說,我喜歡他,所以也想跟他一樣喜歡讀詩。

被討厭的##

太過美好的人,終究是惹人討厭的。處女座是那種在足夠美好的前提下,仍想追求更加美好的人,於是難免在追求美好同時受傷,對別人和世界感到失望,卻未有驚覺,大多數受傷經驗都是自找的。當美好的人事物被討厭,很有可能是那些人事物都已經變得太矯情,也太虛偽了。

請你出現在我的世界 

某個精緻的下午時分,詩人隱匿、孫維民和羅任玲突然現身,讓我傻傻地驚訝萬分。